51802小說網 > 女生小說 > 農門貴女有點冷 > 第236章 打一頓解解氣

第236章 打一頓解解氣

新書推薦:龍門兵少、重生80:下鄉肥妻要逆襲、生而為王、我的世界之打造養成之路、千金重生:我就是豪門、大唐妖靈卷、張煜、覺醒后我征服了全世界、陳平江婉小說、重生之農女致富攻略、

    吃飽喝足就要開始干正事了。

    云蘿不是刑訊的專業人員,但她深知人類乃是逐利的生物,只要遇到和自己切身相關的事情,往往能夠爆發出無窮的潛力。

    對莊戶們來說,能做莊頭就是一個巨大的誘惑,在這個誘惑的趨勢下,他們必然挖空了腦子的去回想過去兩三個月里他們遇見過的異樣,并急于向云蘿回稟。

    畢竟若遲了一步被其他人搶了先,莊頭的位置就離他們更遠了。

    莊子不大但也不小,五百余畝土地共有莊戶三十二家,男女老少共計一百六十余人,有部分人是因為各種原因被打發到莊子上的奴才,其他人也全依托于莊子靠著佃田過活,日子貧苦,都不能跟白水村相比。

    白水村真是個富裕的村子,不說現在,便是放在幾年前大部分人家還吃不飽飯的時候,放眼大彧也是一個讓無數百姓向往的富裕村子。

    不到中午,莊戶們提供的各種消息就全匯總到了云蘿的手上。

    她翻看著字跡千奇百怪的一張張紙,默默的遞給了身旁兄長,對站在面前的羅橋說道:“你直接跟我說結果吧!

    小侯爺看她這般,又好笑又有些無奈的說道:“能寫出這么多字就已經很了不得了,許多人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呢!

    羅橋連連點頭說道:“是啊郡主,大部分人幼時家貧,連飯都吃不起,如何還有閑錢用來讀書?小的也是進了衛府之后才識得幾個字!

    “我知道!痹铺}看著羅橋,忽然問道,“你以前是不是也不叫現在這個名字?”

    羅橋頓時漲紅了臉,支吾了半天后說道:“郡主,我還是給您說說從莊戶們那里得來的消息吧!

    衛漓已經迅速的將那幾頁紙翻過一遍,字跡雖潦草,條理卻十分清楚,他看過之后就順手遞給了旁邊的景玥,同時也好奇的問了一句,“我也不知羅侍衛以前的名字呢,不方便告知嗎?”

    羅橋吭哧了半晌,不甘不愿的說道:“據說我娘將要生我時正在河邊洗衣服,肚子突然抽疼,她都沒來得及把河里的最后一件衣服撈上來,讓那件據說才過了兩遍水的新衫子被水沖走了!

    這樣的事情對小侯爺來說還挺新鮮的,思索了下,不由問道:“所以,你以前是叫羅河?”

    云蘿卻覺得沒這么簡單,若真叫羅河,他如今也不至于改了名字后還一副難以啟齒的表情。

    所以,她想了下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說不定叫羅一件呢!”

    景玥嘴角一抽,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樣,然后也加了一句,“也有可能叫羅衫子!

    羅橋更是滿臉生無可戀,連聲音都不由大了些,“什么羅一件羅衫子的?小的以前叫撈起!”

    “噗!”景玥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來,抬眸將他上下打量了一圈,“這名字挺別致,比如今的好,通俗易懂還能讓人印象深刻!

    羅橋抹了把臉,默念三遍“這幾位都是主子”,然后也不管他們想不想聽正事,徑直說道:“據莊戶所說,莊頭錢四其實不怎么管事,日常都讓他的兩個兒子出面,兩個兒子解決不了的才會去找他!

    說起了正事,三位主子也都收起了玩笑,云蘿問道:“所以有問題的是他的兩個兒子?”

    “不,是他的大孫子!

    莊頭錢四的大孫子名為錢傳榮,今年不過才十四歲的年紀,卻因為父母溺愛而養成了驕橫跋扈的性子,一個莊頭的孫子放到外面不起眼,但也足夠讓他在莊子里橫行了,大部分的莊戶都曾被他禍禍過,只是都默默的忍下了。

    錢傳榮四體不勤,最好惹是生非,但從大概一個月前開始,他忽然勤快了起來,主動替他父親叔父承擔起了每天到玉米地里去看顧的活計,他祖父和父親、叔父起先不放心還跟了他幾天,但見他確實做得有模有樣,還把那幾個平時跟他廝混的小伙兒都召了過來,天天在地頭轉悠,難得沒有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“莊子里的地以前都是佃給莊戶的,但因為種植玉米,土地被全部收回,再根據莊戶們的做工多少給他們分糧食,如此方便管理,但也方便了錢傳榮偷摸的做小動作!

    “莊戶們都沒發現他的那些小動作?”

    “有不止一人看到過地里堆積的干草,錢傳榮還借口說那是給地里添肥的,在事情發生前,誰也沒有想到那竟然是用來點火燒玉米的!

    衛漓皺著眉頭說道:“這件事做得并不隱秘,查出來也是輕而易舉的,莊頭卻為何咬死不承認不松口?”

    景玥斂目說道:“你大概不曾真正見過那些橫行鄉鄰的惡霸吧?這種人,周圍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的惡行,但若是外人進去探查詢問,卻很難能夠問出事情的真相來!

    衛漓驚道:“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“因為普通人大都懦弱,遇上不平事的第一個想法并不是反抗,而是能否忍得下。這類型的惡霸往往背后有靠山,手上還掌控著普通人急需的東西,比如土地,比如糧食,甚至還有可能是性命。試問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們怎么敢得罪惡霸?外人就算能給他們撐一時的腰,總有離開的時候,而他們卻還要繼續在惡霸的手底下討生活!

    衛漓若有所思,忽然轉頭問云蘿,“妹妹在鄉下生活這么多年,可曾被人欺負?”

    云蘿一愣,搖頭道:“沒有,不過我倒是聽說過一些此類事件!

    衛漓的臉色不大好看,“這錢四莫非也以為莊子里沒人敢把他攀咬出來?他依仗的是什么?什么讓他以為他一個奴才能跟郡主叫板?”

    景玥冷笑道:“說不定是莊頭當得久了,便以為這個莊子也是他的私有物了呢!

    衛漓頓時罵了一句,“豈有此理!”

    云蘿的行為則更直接一些,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就出門朝柴房的方向走去,“說這些沒意義,不如去問問到底是誰看不得我好。過了一個晚上,不知錢四想通了沒有,也不知錢傳榮的嘴是不是跟他爺爺的一樣硬!

    一行人便跟著她去了柴房。

    “錢家的老二昨晚上埋怨了幾句,但剛起了個頭就被錢莊頭喝止了,小的留意到現在也沒有聽到什么有用的訊息!

    守著柴房的侍衛一邊輕聲回稟著,一邊將柴房的門打開了。

    一開門,就見半屋子的柴火堆積,在柴火的縫隙間也必然有蜘蛛老鼠螞蟻和各色蟲子橫行,但在云蘿看來,這環境其實算不得糟糕,鄉下多少人家住的屋子還沒這個柴房好呢。

    然而,莊頭一家人不過在此住了半個晚上,就仿佛慘遭摧殘,一個個全都神清憔悴,莊頭的女兒更是抓耳撓腮,露在外面的臉上、脖子、手背上都起了大片的紅疹子。

    這么嬌?

    云蘿看了她一眼,然后面無表情的移開目光,看向了縮在一對中年男女身后,神情瑟縮但看著她的目光卻又含著一絲貪婪和放肆的少年。

    對云蘿的事從來都無比敏銳的景玥頓時目光一冷,纏在腰上的鞭子悄然落到手上,然后鞭影飛掠,直接卷上錢傳榮將他凌空扯了過來。

    錢傳榮在半空中驚叫,又在落地后發出一聲慘叫,趴在地上痛得渾身顫抖。

    錢家的其余人也被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,最激動的當數剛才擋在錢傳榮前面的夫婦,幾乎連滾帶爬的要站起沖過來。

    羅橋帶著侍衛們“锃”的一聲拔出了刀,厲喝道:“退下!膽敢冒犯郡主,我看你們是不要命了!”

    兩人懼于锃亮的刀光不敢再上前,唯有滿目心疼和擔憂的看著趴地上的錢傳榮,偶爾瞄向云蘿等人的眼神敬畏、懼怕、忐忑不安,還藏著幾分怨恨。

    莊頭昨晚上被按著打了幾板子,到現在也有些站不起來,便靠在柴火堆上緊張的說道:“郡主,你若有氣只管沖小人發作,跟小人的孫兒無關!

    云蘿低頭看看地上的錢傳榮,又抬頭看向他,面無表情的說道:“又不是我動的手,你卻跟我說這種話,莫非本郡主看起來更像個軟柿子?”

    錢莊頭哆嗦著嘴,吶吶說道:“小人不敢,只是小人卑賤,不知這位公子是哪位貴人!

    云蘿眉心一蹙,“我怎么覺得你在罵人呢?”

    景玥貼心的把鞭子遞到了她的手邊,笑道:“要不打他一頓解解氣?”

    云蘿一默,不跟他鬧,便斂袖在錢傳榮的面前蹲下,“誰讓你來燒地的?”

    錢傳榮的表情一慌,猛的抬頭看向云蘿,眼珠游離,瞳孔激顫,“我我我沒有,郡……郡主明……明鑒!

    “你沒有?”云蘿垂眸冷眼看著他,“但莊戶們都說,你平時游手好閑,從一個月前開始忽然變得十分勤快,有時候連晚上都沒得歇,還不知從哪里運來了大量的干草秸稈說要給土地添肥!

    “誣蔑,這都是誣蔑!”

    “他們為何要誣蔑你?”

    他因為慌張而臉色煞白,眼珠不停的顫悠著似乎想要想個借口或理由出來。

    錢莊頭靠在那邊忽然說道:“郡主明鑒,小人的這個孫子被家里人寵壞了,平時就有些張狂,難免得罪了莊戶們,他們心里有怨也是有可能的!

    錢傳榮仿佛被醍醐灌道:“對對對,肯定是這樣沒錯,郡主你可不能被那些賤民給蒙蔽了?”

    云蘿不聽他們這個拙劣的借口,卻對他最后的那個“賤民”很不喜歡,“賤民?賤得過奴才秧子嗎?”

    錢傳榮頓時面頰一抽。

    自小在莊子里作威作福,他早已經忘記了他全家人都是奴,以前是皇上的奴,如今則跟著皇莊一起成了安寧郡主的奴。

    一把刀忽然架在了他的肩上,鋒利的刀刃緊貼著脖頸,傳來一陣輕微的刺痛和森涼。

    他聽見身后的祖父母和父母驚呼了一聲,又聽見他曾經不以為然的從鄉下來的安寧郡主跟他說:“火燒玉米,便是定你一個謀逆之罪也不為過,你當真要為了唆使你犯下此等罪過的人抗下罪責,置你自己和全家人于死地嗎?”

    錢傳榮的牙齒也開始打架,“什么謀逆?我我我不過是燒了幾畝地的玉米……”

    “傳榮!”錢莊頭目眥欲裂,慌忙打斷他的話,卻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錢傳榮一激靈回過神,臉色也越發慘白。

    他他他承認了?!

    可是這個承認與否對云蘿一點都不重要,她只想知道……“是誰唆使你的?你又為何要做這種事?”

    說著,將手中的刀往他的脖子更貼緊了些,一下子就劃出了一道血口子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多有骨氣的人,錢莊頭昨晚能為了保護孫子而無懼板子,錢傳榮此時卻做不到無懼刀劍。

    即便起初還想表現得硬氣點,但當云蘿一刀刺穿他掌心之后,他就再顧不得硬氣還是軟弱,也顧不得是否與人有約定,倒豆子般的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約一個半月前,他進城去吃酒,不知怎么的竟吃多了,昏昏沉沉的一覺醒來竟發現身邊躺了個貌美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小娘子哭哭啼啼的說她不過是出門逛街,不巧與丫鬟走散卻正好撞上了吃醉酒的錢傳榮,被他強行拉進客棧里奪了清白。

    錢傳榮不禁又急又慌,看到小娘子嬌嬌怯怯的哭又忍不住的有些心癢難耐,正左右為難時,客房的門忽然被人從外面踹開,然后一個公子哥帶著幾個人高馬大的小廝氣勢洶洶的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小姐千嬌百寵,卻被我一個莊戶給占了身子,小姐的兄長當時就揚言要打死我,還是小姐替我求情我才能逃過一劫。大公子說我既然占了他家小姐的身子,就該娶了她,可是我身份卑微無論如何也配不上她,而且他也舍不得把妹妹嫁給我,除非……除非我能做出點什么來表現以后一定會對小姐好的決心!

    “這與你放火燒玉米地有何關系?”

    錢傳榮捂著不停流血的手掌蜷縮在地上瑟瑟發抖,失血過多加上驚懼讓他臉色慘白,連眼神都有些渙散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的,不是我自己要燒的!彼拗f道,“是大公子,他說如果我敢把莊子里的玉米地給燒了,他不僅會把他妹妹嫁給我,還會……還會幫我脫離奴籍,從此過上被人伺候的好日子!

    這分明就是哄他的話,哪個奴才在背主之后還能安然脫離奴籍的?

    可憐他竟然還真的相信了!

    又或者是美色太惑人,讓他迷失了心智?

    云蘿不關心這些,只問他,“你口中的大公子和小姐是誰家的人?”

    他猶豫了下,在看到云蘿手里還在滴血的長刀時,立刻脫口說道:“是馮府中人,馮家的大人在吏部當差,好像是郎中啥的!

    話音未落,衛漓便呵斥道:“一派胡言!你說的這位馮大人家中僅有一個不足十歲的公子,小娘子在去年臘月才滿周歲!”

    錢傳榮呆了呆,慌忙說道:“不可能!我親眼看到馮大公子和馮小姐進了馮府的后門!”

    衛漓沉著臉,“你當真親眼看到他們進了馮府?確定那是在吏部任郎中的馮大人府上?”

    錢傳榮的神情都有些迷茫了,不停的念叨著:“不會有錯的,我親眼看到他們進了后門,進去時還跟守門的婆子說了兩句話。我后來特意繞到前面正門那兒,還看到了那位馮大人下衙回來!

    可總不至于他睡的是半年前才過周歲的小娘子,帶人上門捉奸的是個不足十歲的小郎君吧?

    云蘿轉頭問兄長,“這位馮大人家中可有兄弟姐妹?”

    錢傳榮的眼睛頓時就亮了,卻聽小侯爺說道:“他的父母親人全都在鄉下,也沒聽說過有弟妹上京!

    哦,還是個寒門學子出身?

    錢傳榮卻顯然并不死心,“說不定正是馮大人的兄弟和妹妹呢,親人進京探望兄長,誰家也不會鬧得滿城風雨讓所有人都知道!

    云蘿與衛漓面面相覷,這話雖有強詞奪理之嫌,但也不是沒有可能。

    更多好看小說請關注微信公眾號:小微書坊

    ,微信號:xvbook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765121.live/xs/5/5977/4092018.html,手機用戶請瀏覽:m.51802.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,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。章節錯誤?點此舉報

安徽快3最大遗漏数据